【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红动陇原100年——甘肃省市州党报大型联合采访】向死而生,20余只木船强渡两万多名将士

向死而生,20余只木船强渡两万多名将士

——探访85年前红军强渡黄河的靖远虎豹口


虎豹口即景

虎豹口现在已成为人们凭吊革命烈士、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

 虎豹口即景

  著名雕塑家孙纪元创作的红军强渡黄河塑像


在靖远县城西南约8公里处的黄河东岸,有一处老渡口──虎豹口,渡口两岸地势险峻。6月的一天,记者驻足岸边,黄河急湍似箭,猛浪若奔,正如85年前红军强渡虎豹口时一般。

1936年10月24日至30日,21800多名红军将士冒着枪林弹雨在虎豹口一线强渡黄河,冲破国民党军队的重重封锁,踏上了征战河西的艰苦卓绝的历程。

提前执行宁夏战役

虎豹口是丝绸古道上的一个重要渡口,历来为兵家所重,史称“边防要路”。“在渡河之前,这里不叫虎豹口,而是叫虎帮割,1936年红军在这里渡河后,虎豹口这个地名才开始被人们所熟知,大家推断应该是红军中很多外地人听不懂靖远话,所以将虎帮割译成谐音虎豹口。”靖远县红军渡河战役纪念馆讲解员周小蓉说。

1936年10月,红军在以会宁为中心的地区实现胜利会师,形成了横跨黄河两岸、雄峙西北、打通苏联的战略态势。此时的蒋介石如芒刺在背,坐卧不宁。之前,他对东北军、西北军与共产党的秘密联系已有耳闻,更是心忧如焚,焦灼万状。于是,他调集兵力,大举向北扑来。作战部署分两步,即通渭战役与最后围剿。

随后,张学良向中共中央秘密提供了蒋介石的通渭战役计划,并建议中共中央及早部署宁夏战役行动。1936年10月初,朱德、张国焘致电中央军委,提议为避免与敌决战,应抓紧造船,争取于黄河结冰前在靖远附近渡河。

据史料记载,中央军委权衡轻重,作出了提前执行宁夏战役的计划,要求红四方面军以一个军率造船技术部迅速行进至靖远、中卫地段,选择有利于攻击中卫与定远营的渡河点,加速努力造船,在11月10日前完成一切渡河准备。

8天密造16只小船

要渡河就得先有船,造船的任务就交给了三十军。三十军有一支船工队,军政委李先念又是木匠出身,对造船很熟悉。李先念率军马不停蹄开赴靖远。在大芦子白茨沟,发现沟里长满了粗大的榆树和柳树,非常适合打造船只,这让李先念欣喜不已。大芦子的老百姓得知红军要造船,毫不犹豫地将自家的大树砍倒,当地木工、铁匠还主动加入造船队伍。就这样,一个战时的“造船厂”秘密开工了。

采访时,靖远县大芦镇白茨沟村村民宋玉玺告诉记者,他的爷爷是木匠,当年曾帮红军造过船。“听爷爷讲,红军的造船部队开进白茨沟后,不分白天黑夜地工作,短短8天时间就造了16只船。”宋玉玺说。

16只船,加上被群众隐藏起来的船只,最后有可容纳百人的大船7只、容纳20余人的小船15只。记者了解到,白茨沟距离黄河30余公里,木船造好后,红军就把船抬到附近的祖厉河,顺流而下运到张家崖湾的黄河边演练渡河。为了不被敌人发现,红军渡河演练都是在傍晚时分进行的。

强渡黄河天堑

10月23日,徐向前率领红四方面军总部抵达大芦子,在检查了各项准备工作后,下达了渡河命令。23日晚,三十军前卫团二六三团在红嘴子渡口组织偷渡,由于对地形不了解,船行至河中心遇浅滩搁浅受阻,当晚的渡河行动没有成功。

10月24日,李先念、程世才等乔装成本地人,在河靖村群众叶满、常庆福的带领下沿河岸侦察。他们发现虎豹口有大片的梨树林,便于隐蔽集结,这一带水流相对平缓,对面的鱼龙山下是一片广阔的滩地,便于抢滩登陆,便决定在虎豹口强渡。

靖远县志办主任杜树泽指着鱼龙山对岸的山头告诉记者,当时红军还没到黄河岸边,敌军马步青就调集了两个骑兵旅,在对面岸边修筑碉堡,摆开了严防死守的架势,沿岸船只和船工也全部被敌人扣押。为了帮红军渡河,村民冒死把事先藏在河底的一条能容纳百人的大船打捞出来,送红军过河。

24日晚11时,军长程世才下达渡河命令。二六三团的勇士们驶木船、战恶浪,一举突破黄河天堑,摧毁敌军四座碉堡,歼敌一个连,成功登岸。据幸存的红军战士回忆,不少战友就牺牲在此。有一个叫李国忠的四川籍排长渡河非常英勇,他把冒烟的手榴弹径直塞进了敌人的碉堡,并用自己的胸膛拼命堵住枪眼。一声巨响,他和碉堡里的敌人同归于尽,牺牲时年仅20岁。

在红军战士奋不顾身地攻击下,河防敌军溃败了。渡河先头部队按约定点起三堆火,熊熊火焰宣告渡河成功。

谙熟这段血与火历史的周小蓉介绍说,红军渡河主要集中在黄昏后至日出前,往返一次至少需要一个多小时。滔滔黄河,奔腾咆哮,小船驶渡,颠簸飘摇,随时都有翻覆的危险。老船工和水手们奋力摆渡,多次跳入急流救险,战士抱着木板、树干奋力泅渡。

“虎豹口河宽800多米,水流异常湍急,河中还有不断翻涌的漩涡。”周小蓉说,“红军能在靖远成功渡河,也离不开靖远人民的无私援助。在河靖坪村,当地的船工、水手们和红军战士组建了强渡委员会,组织船工帮助红军摆渡,还组织民众两百多人坚守渡口,将返回的船只从渡口下游沿黄河岸边的浅水通道拉回到渡河地点,保证了红军渡河行动的顺利进行。”

二六三团成功渡河后,八十八师其余各部渡过黄河,并打退了敌人一个营兵力的反扑,消灭了大部分敌人,保证了红军渡河顺利进行。25日夜,红三十军7000多人全部渡过黄河。部队首长向中央致电:“我三十军已于靖远附近全部顺利渡过黄河天堑。”至30日,红三十军、九军、五军和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总直属队全部渡过黄河。

鱼龙山苍苍,黄河水泱泱。如今,虎豹口依旧波涛汹涌,奔流不息,而岸旁早已换了人间。虎豹口已经成为了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和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向来此缅怀的游客诉说着当年那场向死而生的伟大强渡行动。(稿件来源:《白银日报》)



本文来自嘉峪关日报,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jiuquan.cc/78433.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76 0937 122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20632399@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