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红动陇原100年——甘肃省市州党报大型联合采访】红一方面军长征强渡渭河纪念碑

红一方面军长征强渡渭河纪念碑

川流不息的渭河,自西向东奔流经过武山县城,像一位慈祥的母亲,数千年来哺育着她的儿女,也传颂着河畔发生过的红色故事。

在武山县鸳鸯镇鸳鸯村渭河大桥南端的桥头,静静矗立着一座用红色花岗岩建造而成的高大纪念碑——红一方面军长征强渡渭河纪念碑。

纪念碑旁,松柏挺拔。站在庄严肃穆的纪念碑前,红军长征精神直击人心。86年前,中国工农红军以坚定的革命信念和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强渡渭河,进军榜罗镇,最终到达陕北,为取得伟大的万里长征胜利,扫清了蒋介石反动派依托大河所构筑的最后一道封锁线,开创了中国革命胜利发展的新局面。

1935年9月17日凌晨6时左右,红军攻克天险腊子口,9月18日,进驻哈达铺。根据俄界会议的决定,一、三军和中央直属队在这里正式改编为陕甘支队,为突破敌人渭河封锁线做准备。9月23日,陕甘支队从哈达铺出发,以一部兵力东进闾井镇,佯攻天水,以调动敌军向该地集中。天水守敌王钧见状,忙将沿渭河构成封锁线的敌人主力向天水集中,致使沿渭河布防的敌军大为削弱。9月24日,主力部队突然折向西北方向,星夜赶路,急行军一昼夜半天,行程90余公里,于25日抵武山县鸳鸯镇丁家门一带。此时部队已极度疲劳,除派少数警戒外,部队全体休息。

“26日拂晓,司令部命令全军,限上午9时前全部渡过渭河。经半天和一夜的休息,大家疲劳已经消除,在做好渡河准备工作后,离开丁家门,越过支锅石峡到达鸳鸯镇渭河边,分两路纵队渡河。时值深秋,因渭河水面较宽,河水不深,部队分几路纵队同时徒涉,很快就渡过了渭河。”武山县鸳鸯镇政府干部兼红军长征强渡渭河纪念碑讲解员张敏声情并茂的讲述,把人们拉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张敏讲道,过河后,武山、漳县守敌才闻讯赶到,两岸枪声齐鸣,机关枪、迫击炮一齐开火,红军立即投入战斗,击退敌人阻击,从容不迫地上了北山。漳武两翼之敌既不敢两面夹击,更不敢乘夜袭击,红军行程三十余里,到达费家山、水家沟一带,露天宿营一夜。9月27日清晨,红军离开费家山、水家沟一带,翻苏家大山,越祁家岘,沿着武山、陇西交界的山路向北挺进,经武山榆盘,过庙儿沟,下堡东一带,入通渭县史家庙到达榜罗镇宿营。红军到达榜罗镇后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榜罗会议。榜罗会议确定了红军长征以陕甘根据地为落脚地,扭转了中国革命的危局,开创了中国革命胜利发展的新局面。

渭河流域历代是兵家必争之地,国民党为堵截红军北上,亦作为战略重地设防。渭河封锁线,也是国民党反动派为阻止红军北上抗日,依托大河构筑最后一道封锁线。

武山县网络舆情监测中心主任韦晨灿多年来致力研究红军长征历史,多次进行田野调查,在武山县属于红军长征研究方面的专家。据他介绍,在1935年7月,红军远在川北时,蒋介石判断红军会向西北方向行动,于是纠集大军进入陕甘地区部署堵截。至8月前后,调第三军王均、第三十七军毛炳文、第五十一军于学忠等来甘,加紧构筑、布防渭河封锁线。王均等部在洮河沿岸和渭河两岸的陇西、武山、天水一线修碉堡、建炮楼,加强防御。同时,还按省政府决定加强保安队。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别动队也进驻武山县府,督促县长赵英征集大量民工,日夜赶修碉堡。先后从洛门至鸳鸯沿渭河线的通道要冲修建碉堡30余座。王均部十二师补充团也进驻县城,除构筑工事外,还加紧对保甲人员的培训,“造就保甲人才,实行地方自治”。对群众进行“反共”宣传,煽动和制造对红军的敌对情绪。毛炳文调二十四师汤耀南团驻武山城周碉堡防守。9月4日,中央红军已进入甘肃境内,中旬攻占腊子口,全军集中于哈达铺休整。蒋介石急电令甘肃绥靖公署主席、“剿匪”第三路总司令朱绍良,令王均所部在岷县及天水、武山地区利用已构筑工事布置堵截。下旬,于学忠部一一四师也奉令从天水等地开赴陇西、武山一线。六四一、六四二团先后分别驻武山洛门镇和县城防守,师长牟中珩亲临县城督战,地方保安大队则担任“协剿”和情报工作。

“蒋介石以自己周密部署的防线,企图消灭红军于渭河以南,但红军却出敌不意地突破了渭河封锁线,这是毛主席用兵如神的真实写照,为取得伟大的万里长征胜利奠定了基础。”韦晨灿说。

(稿件来源:《天水日报》)


本文来自嘉峪关日报,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jiuquan.cc/77215.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76 0937 122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20632399@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